找作文

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

找作文 http://www.zhaozuowen.net 2015-11-15 10:16 出处:网络 编辑:@作文网
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一: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 奶奶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。苍白的脸使整个人都显得很憔悴,嘴里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说不出来。或许是因为她的病太严重,她正在与死神做最后的斗争吧。

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 一: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

奶奶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。苍白的脸使整个人都显得很憔悴,嘴里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说不出来。或许是因为她的病太严重,她正在与死神做最后的斗争吧。

那时我还很小,对许多事还不太了解,不知胃癌是何种致命的疾病。还常常和她开玩笑。当奶奶熟睡时,我悄悄地把一株桂花放在她的床前,不知她是否发觉。半夜的时候,我突然听到奶奶病逝的消息,尽管知道这令人悲伤的一天迟早会来,我还是感到血液上涌,心跳加速。

爸爸带我到奶奶的床前,让我跪下,我发现奶奶的身体一动不动。不知什么时候,我已哭成了泪人,这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画面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爸爸和妈妈在县城里打工,我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。爷爷对我的意见很大,总是叫我让着弟弟,只有奶奶是最关心我的。虽然奶奶比较唠叨,但是她总是无微不至地照顾我,不让我感到孤独。

小时候我曾出过水痘,其它的小朋友都排斥我,就连校长也叫我回家养病,以免传染给其它同学,回到家后一直闷闷不乐,不一会奶奶走过来,亲切地对我说:“开心点,宝贝儿,等你病好后,你就可以和其它小朋友一起玩了。到时候我带你去买零食。不过你得按时吃药。”我听从奶奶的话乖乖吃药。吃饭时,奶奶还给我做了许多好吃的,不久,我康复了。

奶奶是最疼爱我的人,但是她没看到我现在的成绩。奶奶答应过我:一直陪我读上大学。可是奶奶失信了。我永远也忘不了奶奶那张慈祥的脸,那张世界上最美的脸。

奶奶您现在在哪?我很想念您。现在听不到您的唠叨,家里显得格外安静,以前我不懂您为什么总是唠唠叨叨的,但现在我知道您是为我好,可是……

如果那时的我懂得珍惜,也许就不会有太多遗憾了。面对奶奶的突然病逝,我仍无法适应。想着奶奶过去对我的好,我对她的思念就与日俱增。

不知从哪听到过一个传说:人在死后能变成一颗耀眼的星星。若这个传说是真实的,那该多好啊!那么奶奶一定是某颗星星一直在关注着我,也许某一天我会发现那颗星星,也能够把我的思念传达给她。

我有许多话想对您说,可您却听不到。您总是会包容我的任性,常常和我聊天,教会我做人的道理。您对别人很慈善,俗话说:好人有好报。可老天爷不公平,就这们夺走了您的生命。

亲爱的奶奶,您温暖的怀抱,你慈祥的笑容已深深地藏在我的记忆深处,永生不忘。

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 二: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

“砰”的一声,门被重重地摔上了,无情地阻隔了室内与室外,也阻隔了他和母亲的心。

不知何时,他突然发现自己和母亲之间早已隔了一条似深似浅的沟,就像王母用玉簪画出来的一样,对面的母亲,可望不可及;中间的沟,迷雾笼罩,好似万丈深渊。

今天,他又和母亲大吵了一架。此时,他正把自己锁进屋里。也许是内心的哭喊太大声,外面的声音,他一点儿也没有听见。

他心烦意乱,在屋里乱翻,却翻出了一本日记本,打开一看,却是母亲的日记,他一看,泪水便浸透了眼眶:

……03年5月4日:今天送儿子去幼儿园的路上,儿子看到了一只喜鹊,他便问“那是什么?”“喜鹊”我答道。“那是什么?”儿子仍指着喜鹊问,“那是小喜鹊”我想逗他开心,便说“喜鹊只要冲你叫,就会给你带来好运的哟。”这下小家伙可乐了,一路上一遍又一遍地问“那是不是喜鹊?”我也一遍遍地回答。哎,只要孩子高兴,我再累也高兴啊!

……04年8月10日:正下着大雨,儿子却吵着要酸奶,这大雨天,怎么出去啊?可儿子还小,就满足他的小小心愿吧。买奶回来,我全身已淋透了,但看着儿子开心的样子,我还是满足地笑了。哎!孩子,妈妈希望你一辈子快乐下去才好!只要别忘记生你养你的两把老骨头哟!……

……12年11月8日,儿子好像有点逆反的样子,我确实想了解儿子,但什么也不好和他沟通。儿子,请相信,妈妈始终爱你。如果你儿子长到这么大的时候,你也许就能理解妈妈了……

他不忍再看。放下本子,他又看见了妈妈领着自己逛动物园,自己却在玩具摊上又哭又闹;每天妈妈早早地起床只为自己做一顿营养早餐,自己却嫌妈妈干扰自己的睡眠;上初中后妈妈尽力想把自己的经验教训全告诉自己——十三年来无时不爱着的宝贝,让他少走弯路,自己却毫不领情,整天抓着鸡毛小事跟妈妈吵,还以为妈妈不再爱他了……原来,妈妈一直在爱着我,我却一直伤害着妈妈啊!他自言自语。

一时间,他却看见阳光照进了那条看似不可逾越的深渊,驱开了浓雾,他看见的却只是一条小土沟!

他的心越过了土沟,回到了妈妈的身边。

他打开房门,扑入了妈妈的怀里,“妈妈,对不起……”“好孩子……”两个人,两颗相通的心,紧紧拥在了一起。爸爸却从厨房里冒了出不,及时地把这期待已久的画面定格在相机里,也定格在他的记忆里……

那个他,就是半年前的我。现在的我正微笑着凝视着那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,却感到什么东西又想从眼眶里,从这心灵的窗户上流下来……

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 三: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

雨中一切模糊不清,唯有那质朴却又无可替代的身影清晰映在脑海,风雨中那遮风挡雨的身影是谁?——母亲!

——题记

“黄梅时节家家雨,青菜池塘处处蛙”转眼间这多雨的“黄梅”又到了,整天里下个不停,将一切都笼罩在这烟雨之中,模模糊糊看不分明,却又多了这样几分幽静的美。

“惨了惨了!又是红灯!要迟到了啊!”我跻身公交车上,不住低头看着表,再抬头焦急的看看窗外,清早就是一场淅淅沥沥的雨,城市的每个角落都被笼罩进来,可我却也无心观赏,谁让我还要上课啊,真是急死了!又一次环视,目光却停在了一对母子身上,久久注视。

车外,人人都打着伞匆匆忙忙的奔波,要不就干脆找家小店,停下来避一阵,唯有那对母女,骑着一辆纤巧的自行车,母亲紧紧抓着车把,眉头紧锁,头发全都湿了,雨水顺着头发,衣襟混进雨水里,流淌下来。她弓着腰,一下一下狠狠地蹬着车子,意图想要加快速度,怎奈儿子却拿着一把花伞,用两个手摩擦转了起来,脸上全是欢愉的笑,咯咯的笑出了声,身体摇摇摆摆,更是加剧了负担。

绿灯亮了,车子又开始缓缓前行,风刮了起来,吹歪了雨丝,我贴着车上的玻璃回头看那对母子,刚好是逆风而行,风里夹杂着雨刮在那位母亲的脸上,她却也顾不得去擦一下,背弓得更厉害了,迎着风,脚上又加了一份力,使劲向前奔去,身后的儿子仍开心的转着伞,,丝毫没有一点想要给妈妈们打一下的样子,不用猜,他们肯定只有这一把伞,母亲毫不犹豫的给了儿子,却又担心他的安危,就连让他给自己打一下伞这样的话都没提吧。

雨水冲刷着周围的一切,也毫不留情的拍打着她们母女,车速渐渐的加快,渐渐消失在了月水之中。却在我心里越发的明晰。

回想起小时候来,妈妈也曾带着我四处奔波随着上课,今天这样的事隐约之间记起小时候似曾也有这样的场景,还记得有一次,妈妈在理发店里染着头发,自言自语道:“老了,老了。”家里摆着他十几年前与爸爸的结婚照,上面的她是那样的年轻、美丽,与现在简直是判若两人,记的考试成绩不好,她看上去比我还着急的多;记得发烧时,她整夜不曾合眼,想起这些,心狠很抽动一下。

雨中的朦胧。雨中的明晰,都已深深定格在我记忆之中,挥之不去。

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 四: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

人生在世,当巡游四方,览大好河山。

五岳名山,东岳泰山乃五岳之首,古称之为“岳宗”,曰:“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。”酷暑七月,泰山行。

于泰山脚下,仰望山体之雄厚、山峰之雄奇,山势之雄浑。惊叹自然造物之奇奥,更多几分景仰与虔诚。沉吟许久,拄杖登山。

层层石阶凹凸不平,裂缝处夹有泥土瓦砾,却是十分明亮光滑。同行的登山者无不是一脸肃穆,目光有神,坚毅地踏上一级级的石阶。自然也没有了在其他景区时的熙熙攘攘,而是显得格外静谧。只听得杂乱的,竹杖敲击石阶的声音:厚重坚实中带有清脆的余音。另有如雷的蝉鸣袭来,似奏着一首激昂的进军曲,迎候激励一个又一个登峰者。

登临十八盘,山势愈为险峻。石阶不再似之前的平缓宽敞,而变得陡峭窄短,搁不下整脚。远望十八盘,恰似天门云梯,嵌于两山壁之间,直通霄汉。峰回路转,郁郁葱葱,遮盖掩映。遥望远在天边的南天门,如同天上宫阙,于苍穹中傲然挺立,耀人眼目。登顶之路,每进一步都愈发艰难,酸痛的双腿如同灌铅般沉重。阳光透过重叠遮掩的树枝射来,烤灼在皮肤上。汗流浃背,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,薄薄一层防晒衣也使我闷热的透不过气来。手中的竹杖也因汗渍而变得黏腻,脱落下几块棕褐色的油漆。此时的南天门变得愈发的可望不可即,不堪登顶之苦,却怎又甘心放弃。踌躇苦闷间,忽见一位白发如霜的老人从山顶方向沿石阶一侧拄杖下来,粗布衣衫,编织草鞋,皮肤如山中树皮之色之态,清瘦的体态中却透出坚强有力的风骨与精气神。口中大声念着台阶数,每下一步老人的身形都巍巍颤颤,却是如凌寒傲骨的雪松般坚毅不倒。几个年轻人走到老人面前,问老人今年高寿。老人挺直了脊背,声音沙哑且略有颤抖着说:“八十、八十四了。”洪亮的回答之后是同行登山者的一片哗然与惊叹。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得意与自傲。一双眼睛格外明亮澄澈,那是普通老人所没有的,如同栖息盘转于林木中的山鸟那深邃而明净的眼眸,仿佛已看透了世间浮华,那是经过近一个世纪的沧桑而凝成豁达与洒脱。老人继续向山下走去,数台阶的声音悠悠飘荡来,使我躁热的心顿时沉静下来,坚定了登顶的信念。

将到顶峰,没有了燥热之感,顿觉神清气爽。回望十八盘,渺渺云雾中一排排苍翠的黑松傲然挺立于险峰之巅,雄浑壮美。两壁岩石缝中竟长出清新秀丽的兰草,点点鹅黄,淡雅脱俗。使泰山峻秀雄浑中兼有明丽,静穆中透着神奇。

登顶,乃知杜甫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之气概与豪情。一次泰山游,老人登山之态、泰山巍峨之景,尽成为那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,如水墨画般淡雅明丽。不禁呼曰:泰山之雄伟,尽在十八盘,泰山之壮美,尽在登攀中!

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 五: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

夜深了,我独自坐在窗台上,借着皎浩的月光,细细地翻着一本旧相册……突然,我停住了,目光久久地凝视着小学毕业照上那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,凝视着那些定格在我记忆里的一幅幅画面……

嗬,那不是我的死党李大嘴吗?我们都是在军乐队里吹大号的。六年级时,我们曾穿着队服拍了合影:俩人勾肩搭背,他倒一副忠厚老诚的样子,我却吐着舌头,翻着白眼!我爸总是说我不正经,以后没什么有纪念意义的东西,我倒觉得这对比性极强的照片,不正是我们友谊的最好的见证么!……

哈,这不是我们班的“脱口秀大王”张君吗?张君生得白白净净,还有点眯缝眼,讲故事时总带着很浅很鬼的微笑,然后朱唇一张,便能逗得我们开怀大笑。瞧这张照片,我和同桌正被他逗得哈哈大笑,张君仍稳住自己的招牌笑容,一脸满足地眯着我们……他是因给别人带来了快乐而感到满足吗?我想是的……

哟,这不是完颜君吗?他可是全班唯一一个回民——只不过不信伊斯兰教罢了。瞧他瘦的,脸都凹了下去,但两只有神的眼睛仍活力充沛。瞧这照片,原来是他在学小沈阳演《不差钱》啊!(那可是校级儿童节联欢会)照片上他捏着手,扭着腰,裹着个小红格子裙——可那裙子似乎太短,里面的牛仔裤很不听话地探出头来……

我一点点地看着老同学的照片和我脑海里的画面,时乐,时愁。我似乎又看到朱胖子坐在桌子上得瑟,又看到郑某韩国人一般的笑容,又看到尖嘴猴腮的宋君和我一起写小说……

我的目光暂时从记忆中收回。拂去照片上的灰,月光肆无忌惮地在上面流淌。童年仿佛被谁刻成了一张蓝光大碟,在记忆里舒缓地放着。听着岁月悠扬歌声,我渐渐看到了我67个老同学,我到了67双爱笑的眼睛,看到了我们纯洁的友谊溶在一起,凝成定格在我记忆里最美最美的画面。

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 六: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

静静地,老屋的一隅散发着油布香味的油布伞。那是奶奶生前最心爱的东西。它生于不知名的巧手,踏着七八十年代的意蕴而来,经过了千万次的撑开、合拢、缝补,终于,它静静地睡在这里,沾满尘月的气息。 记忆里的画面被晕开,渐渐地,色彩浓郁。

小学四年级的一天,我跟伙伴玩游戏输了,必须要从家里面“偷”出一样宝贝供大家赏玩。于是我想到了那把淡青色的油布伞,奶奶一直把它悬在屋梁上,那一定是个宝贝。我因为个不够高,只能踮着脚尖踩在长板凳上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终于把伞小心翼翼地取下。伙伴们好奇地端详着它:淡青淡青的油布,饰有金色莲花,竹伞柄油绿油绿的。真是个好宝贝!我们把伞开了又合,合了又开,还在伞底下像个陀螺似的开心地转……

结果,事情还是败露了。

奶奶闻了闻伞的气味,皱着眉头说:“哎——留不住了!”一声长长的嗟叹,让我心底瞬间发麻。

后来,奶奶不再像从前那般吝惜这把漂亮的油布伞了。起初,我对这一变化非常好奇,慢慢地,又习以为常了。上街的时候带它,遮阳挡雨的时候带它,我在奶奶为我制造的一片小小阴凉下走过成长。

我曾经天真而好奇地问过奶奶:“奶奶,那把油布伞好漂亮啊,你为什么不撑呢?为什么呢?不然你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人!”奶奶有耳疾,想必没听清楚我的话,可她还是舒展着皱纹笑了,继而望向背后的老屋,一片寂静,似乎凝望着什么永恒的东西,眼角一下子变得湿湿的。

奶奶在凝望什么呢?长大后,我才明白,那把伞寄托着奶奶深深的眷恋,眷恋着过去的事物,也眷恋着过去的人。

时光荏苒,转眼已是物是人非。奶奶走了,把那把古色古香的油布伞归了我。然而当我真的手持那把曾经梦寐以求的,高高悬在我手触及不到的地方的油布伞时,内心竟生出一点哀怨和凄凉——如果当初我不轻易打开,或许就能让爷爷残留的气息多停留一秒。

现在,那把伞也被我放在了别人拿不到的地方,我也对它吝啬起来,因为那儿,也有了我的眷恋。每逢淅淅沥沥的下雨天,我就会想要再一次端详它,沿着回忆的方向寻去时,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是那么色彩浓郁。

定格在记忆里的画面作文 七:定格在记忆中的画面

炮弹无情地撕裂漆黑的夜幕,夜注定不再宁静。路边的松树被拦腰炸开,狰狞的枯树干依旧冒着焦黑的烟。

连长手中的匕首从战士们的钢盔上敲过——四十五声脆响,共同筑成对越自卫反击战中狼山上一道最坚实的屏障。此时此刻,一位中年军官站在沙盘前,沉着中透着威严,眉头紧锁,看看腕上的手表,一声低吼“出发!”

四十五条汉子如同鬼魅,在深邃的林中穿行。脚上的胶靴、布鞋轻轻踏过地面,不时轻捷地跳过裸露在地上的地雷引线。远处,敌人占领的高地火舌肆虐,与夜晚猫头鹰的长鸣同样令人不寒而栗。为了出敌不意,勇士们走的都是无人问津的旧雷场,处处暗藏杀机。一次次化险为夷后,勇士们隐蔽在山坡背后,每个人的脸上充斥着汗珠,手中步枪的握把处,早有一层薄薄的汗渍,脸上厚厚的油彩和着汗珠滴落镶进焦黑的泥土里。四十五双在暗夜里发亮的眼睛,喷涌着怒火,恨不得将敌人烧死。不时有一枚炮弹在身边炸开,纷扬的泥土为每个人镀上一层薄膜。电台里仍是一片纷杂,连长看看手腕上发黄的手表,距离总攻只剩下二十分钟,可面前还有一片雷场。连长起身,抢过电台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月光照在脸上,林中不时传来几声凄惨的叫声,为四十五壮士敲响丧钟。“滚雷”从连长金币的双唇中迸出两个字。有的小战士只有十七八岁,面对生死的洪流,不过是一根弱小的稻草,脸上两道水痕,不知是汗还是泪;有的战士仰天一声长笑,一跃而起,就势翻滚着向前,双手紧抓着焦黑的泥土,指尖深深地抠进土里,仿佛想要抓住命运的手;有的四肢已被炸断,周身鲜血淋淋,被炮火熏黑的脸在汗滴中发亮,在暗夜里闪光;有的紧闭双眼,咬紧牙关,用手攀着,想使劲最后一点力量,再引爆一颗雷——他的身子一蜷一松,瞬间在地下喷涌而出的火浪中消失。冲天的火焰,飞扬的泥土,裹挟着几十条鲜活的生命呼啸而去。似幽灵一般的火焰虽是令人心暖的红色,但却比鬼火更加恐怖。这一幕,虽然只是网上的组图,却永远定格在记忆里。

远处,震耳欲聋的冲杀声响起,压了许久的炮筒又开始咆哮,带着仇恨与激昂向敌人飞去。几位战士会心的相视一笑,炮火映红了他们年轻的脸庞,挣扎发抖的手与身停了下来,渐渐地沉入泥土。他们用身躯为大部队的前行铺平了路,虽然在高地下长眠,但坚不可摧的精神在狼山永不坠落。

四十五声脆响隐没在炮火中,留下的仅是六个奄奄一息的幸存者,和残缺的身体。

向英雄致敬!向年轻的生命致敬!

写后小记:脑海中一直萦绕着这样一个画面,心中一直有这样一种倾

吐的愿望,只是找不到很合适的切入点,当拿到这个作文题目时,画面再次被点燃,一气呵成,心中一种畅快。

0

精彩评论